行業新聞

陳竺:尊重中醫藥就是尊重歷史

  從“取消中醫”簽名運動到“脈診驗孕”賭局,近年來,中醫藥在迎來政策、環境機遇的同時,也面臨諸多挑戰。如何理性看待中醫科學?
  在日前召開的首屆中醫科學大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陳竺動情地說:“雖然我是從事醫學科研工作的一名老兵,但在博大精深的中醫科學面前只能算是一個小學生。”陳竺說,在多年醫學研究的過程中,自己真切地感受到中醫藥是中華民族的瑰寶,“對中醫藥科學的尊重,就是對我們民族歷史的尊重”。
  認知差異如“小兒辯日”
  “尊重中醫藥學,前提是要科學地認識它。”陳竺用公眾耳熟能詳的“小兒辯日”的故事,來闡述中西方醫學認知方式的差異:兩個小孩爭論太陽距離的遠近,一個認為日出時近,中午時遠,因為用肉眼觀察日出時大,中午時小,而近的東西看起來大,遠的東西看起來小。另一個則認為相反,因為日出時涼快,說明太陽離得遠,中午時炎熱,說明太陽離得近。
  陳竺說,這個比喻形象地闡述了東西方醫學認知方法的不同,東方文化中占主流的認知方法一直是經驗和直覺,從整體上來認識和處理包括疾病和生命等復雜問題,而不是先將它們分割成一個個單元來認識。而西方則是沿著另一條路,即“實證+推理”發展其認知方法。在這兩種文化背景和認知方法下發展的醫學也大不相同。西醫遇到病人會考慮是功能性還是器質性,通過檢查可以精確到具體病變部位,進而深入微觀搞清楚什么是致病源。中醫則考慮病人處于什么證型,是飲食不當還是七情不調,是操勞過度還是季節變換,進而為病人進行整體調理。正是中、西醫學在觀察和思維方式上的不同,導致了人們對中醫藥學和西方醫學的不同認識。
  “我以為,搞清這兩種認知方法的關系,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認識中醫。”陳竺說。
  理念正趨向“異曲同工”
  雖然認知方式不同,但中醫藥學的基本概念和診療方法與現代醫學乃至生命科學有越來越多的相似共通之處。陳竺舉例,中醫強調“陰陽平衡”,與現代系統生物學有異曲同工之妙;中醫強調“天人合一”,與現代西方科學講的健康環境因素與疾病的關系十分相似;中醫強調“辨證施治”,與近現代醫學通過藥物遺傳學為每一位病人找到最適合的藥也是異曲同工;中醫藥的復方理論,與西方治療學越來越強調的疾病綜合治療也有相同之處。
  “但是我們可以想一想,中醫的概念是在遠古時代就提出的概念,先人的智慧應該得到尊重并應用于現代醫學體系。”陳竺說,如中醫藥學高度重視預防疾病,強調“上工治未病”,同時,中醫藥學認為人體是一個系統整體,健康取決于陰和陽的平衡。這種防患于未然的理念和系統論、整體論的認識特點,已為現代醫學理論所接受。
  陳竺以自己研究治療白血病的過程舉例,稱正是通過對中醫藥典籍的研究、學習,并應用現代方法對能夠誘導惡性細胞分化的化合物進行篩選,找到了三氧化二砷和維甲酸,這兩種藥聯合使用讓自然病程只有幾周的最兇險的急性白血病中85%~90%的患者能夠基本治愈,5年不復發,在國際上被廣泛使用。而眾所周知的抗瘧特效藥青蒿素的發明,也得益于1600年前中醫古籍《肘后備急方》中對青蒿抗熱病作用的描述。“可以說,東西方兩種認知的交匯,為現代醫學提供了更多的選擇和更廣的視野。”陳竺說。
  要讓中醫“講現代的話”
  雖然對中醫的智慧多有推崇,但陳竺同時直言,中醫也有需要改進和完善的地方。
  陳竺說,中醫在比較長的時間里停留在經驗和哲學思辨的層面,沒能跟上余現代科學體系相伴隨的解剖學、生理學等的發展。“這歸因于封建、閉關鎖國桎梏了中醫的發展。”同時,現代科技對人類自身的認識也遠未盡善盡美,因此長期以來形成中醫理論無法用現代語言來描述、中醫與西方醫學無法互通互融的局面。
  陳竺認同“中醫現代化就是要讓中醫講現代的話”的觀點。他認為,如果能將更多的中醫典籍精華用公眾能理解的現代學術語言表達,那么它必將為現代醫學提供更多的治療思想和方法手段。
  陳竺感嘆,雖然目前中西醫學之間仍有壁壘,但只要兼收并蓄,不故步自封,既立足于歷史,又著眼于未來,就有機會建立起融中西醫學思想于一體、兼取兩者長處的現代醫學體系,這對于中西醫學界來說,都是“道固遠,篤行可至;事雖巨,堅為必成。”
企業風采
金沙棋牌游戏